[1] 
点击: 5622  回复: 17  已被6人收藏

 腐败亡国真的只是一种想象 (大象公会)

382
60
来自:特克斯和凯克特斯群岛
注册:2017-02-22
发帖:728+103

在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中,键入“腐败亡国”四个字,可以得到360万条结果。

这是中国人关于历史的一种信仰。

遗憾的是,这种信仰不过是一厢情愿。在中国帝制史(这是本文的论述前提,划个重点)上,并无任何一个政权的覆灭,是贪污腐败所致。

尽管翻检史料,可以在每一个覆灭了的帝制政权身上,找到海量证据来证明它其实非常非常贪腐,但草民们也须明白:

中国帝制政权的公权力,从来都是毫无制度性约束可言的,至多不过是朝堂上几个讲良心的臣子在徒劳无功地切谏。非常非常贪腐,本就是这些帝制政权它自诞生之日起,就有的一种常态。所谓“王朝初期政治清明少有腐败,王朝末期政治昏暗贪腐横行”,其实只是错觉。

可以举个例子。

西汉初年的“文景之治”,给人的印象,算得上“政治清明”了吧?

其实不然。

当日,军功集团随刘邦蜂拥入城,几乎全面占据了郡国守相、郡县令长之职。这些人,向下掠夺民脂民膏;向上则贪墨朝廷赋税。出生入死的老兄弟,霸占些民财,抢几个民女,朝廷并不在意。萧何作为一号功臣,带头“贱强买民田宅数千万”,刘邦的反应是“大悦”,毕竟,老兄弟追求物质享受,对皇权而言是大好事。但追求过了头,将手脚伸到了朝廷的袋子里,长安就不乐意了。

所以,惠帝三年,吕后搞了个新制度,派御史到地方上去监察,专门打击贪污挪用朝廷财富的老兄弟;文帝上台,又搞了新法律,要对那些“守县官财物”却监守自盗之人处以死刑(张家山汉简里记载的“醴阳令恢”,就是一位拥有左庶长之爵的军功吏,他的罪行是与小吏合谋盗取公家之米)。

长安的东西都敢侵吞,底层草民那点脂膏的命运,自然可想而知。于是,在景帝的谕旨里,就留下了“吏以货赂为市,渔夺百姓,侵牟万民”这样的时代描述(见景帝《令二千石修职诏》)。

关于汉初民生的概况,贾谊给文帝的奏疏里,有很直接的总结。他说:

 “汉之为汉几四十岁矣,公私之积,犹可哀痛也。故失时不雨,民且狼顾矣。岁恶不入,请卖爵鬻子,既或闻耳矣。”(《汉书·食货志上》)

大意是:建国四十年了,长安的国库是空的,民间也没有积蓄。气候失调、雨水失常,百姓就要饿肚子,就要逃荒,就要卖儿卖女。

这显然要比“文景之治”这类后世史家奉送的高帽更加可信。毕竟,贾谊不会在给文帝的奏折里,恶意攻击、贬低本朝的执政成绩。

说到底,之所以会有“王朝初期政治清明少有腐败”这种错误印象,还是因为忘了“权力导致腐败,绝对的权力绝对地导致腐败”这条客观规律。该规律的成立,和王朝初期、王朝末期,没有任何关系。

还以“文景之治”为例。

西汉初年的国策,是“非军功者不侯”,亦即最大限度地保障老兄弟们的政治地位。所以,军功老臣长期把持着长安朝廷——第一位非军功出身、亦非军功二代出身的丞相,要到景帝末期才出现;军功吏卒则长期把持着地方基层政权——如汉儒朱浮所总结的那样,“大汉之兴,亦累功效,吏皆积久,养老于官,至名子孙,因为氏姓”,做地方官的军功吏卒,要在职位上做到死,自己死了还不算,还要让子孙继承职务,最后干脆把官职名称变成自家姓氏。简而言之,最大限度保障老兄弟和老兄弟的后代们坐天下。

这种权力分配制度下,针对草民的体制性腐败,自然是不受约束的,也自然是要泛滥成灾的。吕后也好,文帝也罢,他们出来反腐,并不是要为民请命,而是重建蛋糕的分配原则,那些该送往长安的,老兄弟们必须按规矩送往长安。

既然不受制约的、针对草民的制度性贪腐,是中国帝制政权自诞生之日起就有的常态,“腐败亡国”之说,自然也就不能成立了。

真正的亡国原因,应该是变量,而非常量。

这些变量,在不同的帝制王朝,呈现出不同的形态。但总结起来,无非三条:

 (1)外敌的压迫或者入侵;

 (2)内部利益集团发生分裂。

 (3)底层民众脱离原子化状态,变成有组织的力量。

第三点实际上很难做到。比如,清廷的灭亡,主要是亡在了前两点——庚子年,朝廷操弄义和团,引致八国联军入侵,以慈禧为首的最高决策层仓皇西遁,中央政府的威望一落千丈,这是“外敌的压迫或者入侵”;朝廷希望借“日式立宪”,从地方督抚手里收回财权、人事权、司法权、外交权、行政权乃至兵权,地方督抚希望借“英式立宪”,将自己手里的财权、人事权、司法权、外交权、行政权乃至兵权合法化,这是“内部利益集团发生分裂”。(参考前文:“清廷为何会灭亡”的一点技术分析)

只有当这些变量充分酝酿并出现之后,腐败才可能成为一种批判的武器。但它也只是一种用于文宣的批判武器,对帝制王朝的局势走向,并无实质意义。

而在上述变量未出现之时,腐败其实是一种维系统治的润滑剂。

比如,四十多年前,北方的勃老师及其家属以贪污腐败著称,“几乎拥有世界上各种品牌的名车”。但当他步入晚年,出现神经呆滞、记忆丧失、语言困难等症状,对工作感觉很痛苦、要求退休时,却遭到了同僚们的一致反对。甚至于勃老师的老年痴呆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外交工作——74岁那年,他出访哈萨克斯坦,刚刚落座与人握手,就告别离场(他的失忆症让他错以为自己的访问已经结束),他的同僚们也不允许他退休。因为在他执政的时期,这些位同僚们的平均在职年龄,可以高达70.4岁(1980),基于“一种共同的需要”,勃老师不能退休,直到他因出席某次大型户外活动,在11月的广场****台站立长达3个小时,并于3天后去世。

与之相反的例子,则是斯老师。他搞了一套“官职等级名录”,把谁能腐败、能腐败多少的权力,都收在自己手中。结果,当他疾病发作,他的同僚们一致选择坐视他浸泡在自己的尿液中慢慢耗尽生命。后来的赫老师,上位后先是大降干部工资,继而又取消“钱袋制度”,得罪了同僚,得罪了300万“等级名录阶层”,也只好黯然下台。

西汉初年的故事,也是相似的情节。

惠帝在朝堂上责备曹参,说你做了丞相,怎么什么事情都不做?曹参反问:陛下你和高帝相比如何?惠帝只好说“不如”,曹参说:对啊,陛下你不如高帝,我也不如萧何,他们定下的政策,你我自然不应该去变更,我当然是“萧规曹随”,什么事都不做。这个什么事都不做,其实就是不要碰既定的蛋糕分配机制,包括了不要借腐败问题来改变蛋糕分配的比例。

这是曹参作为一个军功老臣的自觉。进长安之前,继任的齐相问曹参:您老人家要走了,有什么嘱咐我的没有?曹参说:别的没有,就是别去整顿那个“狱市”(这是个什么玩意,学术界很多争论,我也没搞懂)。那里头欺行霸市、强买强卖、囤积居奇,什么坏人都有。你别整顿,随他们去,否则,“奸人安所容乎?”简而言之,坏人的蛋糕虽然是不法所得,但你别乱碰,碰了要出事。

碰了要出什么事?当然是要命的大事。当吕后晚年试图改变蛋糕的分配,打破军功老臣对国家行政权力的垄断(以拥有军功之臣和外戚双重身份的吕产为相),军功集团进行了坚决的反击。在陈平和周勃的秘密串联下,他们趁着吕后新丧,血洗了吕氏一族,处死了少帝刘弘,并编造了“安刘必勃”的刘邦遗言。

显而易见,腐败与否不是问题,蛋糕分配才是关键。

其实,许多时候,腐败不仅是维系统治的润滑剂,甚至还是维系社会活力的要件。毕竟,许多按正常程序应该办成、但实际上按正常程序永远也办不成的事情,还可以靠腐败解决。当然,这是另外的话题了,不再展开。(完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21:50:00
1892
24
来自:皇冠现金
注册:2009-09-05
发帖:510+4820
意有所指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欲而不知足 失其所以欲 有而不知止 失其所以有
2019-04-03 21:55:16
1661
1
来自:皇冠现金
注册:2006-05-22
发帖:262+3657

顶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首先,请你以一种,团成一个团的姿势,然后,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,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,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
2019-04-03 21:58:26
2586
229
来自:皇冠现金
注册:2001-08-04
发帖:41+65661

关键经济要好 很多人以为中国税收比美国高 其实中美税收比例差不多的 只不过美国人主要是在拿薪水的时候交税 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四倍 底层老百姓薪水差了五六倍 国家在薪水里收不到多少税 所以把税收主要加在商品里面 造成中国货在中国卖的比美国贵 所以很多中国人觉得中国税高 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22:01:01
223
641
来自:保密
注册:2018-05-03
发帖:25+1815

D.Trump[GodBlessAmerica] 楼主

在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中,键入“腐败亡国”四个字,可以得到360万条结果。

这是中国人关于历史的一种信仰。

遗憾的是,这种信仰不过是一厢情愿。在中国帝制史(这是本文的论述前提,划个重点)上,并无任何一个政权的覆灭,是贪污腐败所致。

尽管翻检史料,可以在每一个覆灭了的帝制政权身上,找到海量证据来证明它其实非常非常贪腐,但草民们也须明白:

中国帝制政权的公权力,从来都是毫无制度性约束可言的,至多不过是朝堂上几个讲良心的臣子在徒劳无功地切谏。非常非常贪腐,本就是这些帝制政权它自诞生之日起,就有的一种常态。所谓“王朝初期政治清明少有腐败,王朝末期政治昏暗贪腐横行”,其实只是错觉。

可以举个例子。

西汉初年的“文景之治”,给人的印象,算得上“政治清明”了吧?

其实不然。

当日,军功集团随刘邦蜂拥入城,几乎全面占据了郡国守相、郡县令长之职。这些人,向下掠夺民脂民膏;向上则贪墨朝廷赋税。出生入死的老兄弟,霸占些民财,抢几个民女,朝廷并不在意。萧何作为一号功臣,带头“贱强买民田宅数千万”,刘邦的反应是“大悦”,毕竟,老兄弟追求物质享受,对皇权而言是大好事。但追求过了头,将手脚伸到了朝廷的袋子里,长安就不乐意了。

所以,惠帝三年,吕后搞了个新制度,派御史到地方上去监察,专门打击贪污挪用朝廷财富的老兄弟;文帝上台,又搞了新法律,要对那些“守县官财物”却监守自盗之人处以死刑(张家山汉简里记载的“醴阳令恢”,就是一位拥有左庶长之爵的军功吏,他的罪行是与小吏合谋盗取公家之米)。

长安的东西都敢侵吞,底层草民那点脂膏的命运,自然可想而知。于是,在景帝的谕旨里,就留下了“吏以货赂为市,渔夺百姓,侵牟万民”这样的时代描述(见景帝《令二千石修职诏》)。

关于汉初民生的概况,贾谊给文帝的奏疏里,有很直接的总结。他说:

 “汉之为汉几四十岁矣,公私之积,犹可哀痛也。故失时不雨,民且狼顾矣。岁恶不入,请卖爵鬻子,既或闻耳矣。”(《汉书·食货志上》)

大意是:建国四十年了,长安的国库是空的,民间也没有积蓄。气候失调、雨水失常,百姓就要饿肚子,就要逃荒,就要卖儿卖女。

这显然要比“文景之治”这类后世史家奉送的高帽更加可信。毕竟,贾谊不会在给文帝的奏折里,恶意攻击、贬低本朝的执政成绩。

说到底,之所以会有“王朝初期政治清明少有腐败”这种错误印象,还是因为忘了“权力导致腐败,绝对的权力绝对地导致腐败”这条客观规律。该规律的成立,和王朝初期、王朝末期,没有任何关系。

还以“文景之治”为例。

西汉初年的国策,是“非军功者不侯”,亦即最大限度地保障老兄弟们的政治地位。所以,军功老臣长期把持着长安朝廷——第一位非军功出身、亦非军功二代出身的丞相,要到景帝末期才出现;军功吏卒则长期把持着地方基层政权——如汉儒朱浮所总结的那样,“大汉之兴,亦累功效,吏皆积久,养老于官,至名子孙,因为氏姓”,做地方官的军功吏卒,要在职位上做到死,自己死了还不算,还要让子孙继承职务,最后干脆把官职名称变成自家姓氏。简而言之,最大限度保障老兄弟和老兄弟的后代们坐天下。

这种权力分配制度下,针对草民的体制性腐败,自然是不受约束的,也自然是要泛滥成灾的。吕后也好,文帝也罢,他们出来反腐,并不是要为民请命,而是重建蛋糕的分配原则,那些该送往长安的,老兄弟们必须按规矩送往长安。

既然不受制约的、针对草民的制度性贪腐,是中国帝制政权自诞生之日起就有的常态,“腐败亡国”之说,自然也就不能成立了。

真正的亡国原因,应该是变量,而非常量。

这些变量,在不同的帝制王朝,呈现出不同的形态。但总结起来,无非三条:

 (1)外敌的压迫或者入侵;

 (2)内部利益集团发生分裂。

 (3)底层民众脱离原子化状态,变成有组织的力量。

第三点实际上很难做到。比如,清廷的灭亡,主要是亡在了前两点——庚子年,朝廷操弄义和团,引致八国联军入侵,以慈禧为首的最高决策层仓皇西遁,中央政府的威望一落千丈,这是“外敌的压迫或者入侵”;朝廷希望借“日式立宪”,从地方督抚手里收回财权、人事权、司法权、外交权、行政权乃至兵权,地方督抚希望借“英式立宪”,将自己手里的财权、人事权、司法权、外交权、行政权乃至兵权合法化,这是“内部利益集团发生分裂”。(参考前文:“清廷为何会灭亡”的一点技术分析)

只有当这些变量充分酝酿并出现之后,腐败才可能成为一种批判的武器。但它也只是一种用于文宣的批判武器,对帝制王朝的局势走向,并无实质意义。

而在上述变量未出现之时,腐败其实是一种维系统治的润滑剂。

比如,四十多年前,北方的勃老师及其家属以贪污腐败著称,“几乎拥有世界上各种品牌的名车”。但当他步入晚年,出现神经呆滞、记忆丧失、语言困难等症状,对工作感觉很痛苦、要求退休时,却遭到了同僚们的一致反对。甚至于勃老师的老年痴呆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外交工作——74岁那年,他出访哈萨克斯坦,刚刚落座与人握手,就告别离场(他的失忆症让他错以为自己的访问已经结束),他的同僚们也不允许他退休。因为在他执政的时期,这些位同僚们的平均在职年龄,可以高达70.4岁(1980),基于“一种共同的需要”,勃老师不能退休,直到他因出席某次大型户外活动,在11月的广场****台站立长达3个小时,并于3天后去世。

与之相反的例子,则是斯老师。他搞了一套“官职等级名录”,把谁能腐败、能腐败多少的权力,都收在自己手中。结果,当他疾病发作,他的同僚们一致选择坐视他浸泡在自己的尿液中慢慢耗尽生命。后来的赫老师,上位后先是大降干部工资,继而又取消“钱袋制度”,得罪了同僚,得罪了300万“等级名录阶层”,也只好黯然下台。

西汉初年的故事,也是相似的情节。

惠帝在朝堂上责备曹参,说你做了丞相,怎么什么事情都不做?曹参反问:陛下你和高帝相比如何?惠帝只好说“不如”,曹参说:对啊,陛下你不如高帝,我也不如萧何,他们定下的政策,你我自然不应该去变更,我当然是“萧规曹随”,什么事都不做。这个什么事都不做,其实就是不要碰既定的蛋糕分配机制,包括了不要借腐败问题来改变蛋糕分配的比例。

这是曹参作为一个军功老臣的自觉。进长安之前,继任的齐相问曹参:您老人家要走了,有什么嘱咐我的没有?曹参说:别的没有,就是别去整顿那个“狱市”(这是个什么玩意,学术界很多争论,我也没搞懂)。那里头欺行霸市、强买强卖、囤积居奇,什么坏人都有。你别整顿,随他们去,否则,“奸人安所容乎?”简而言之,坏人的蛋糕虽然是不法所得,但你别乱碰,碰了要出事。

碰了要出什么事?当然是要命的大事。当吕后晚年试图改变蛋糕的分配,打破军功老臣对国家行政权力的垄断(以拥有军功之臣和外戚双重身份的吕产为相),军功集团进行了坚决的反击。在陈平和周勃的秘密串联下,他们趁着吕后新丧,血洗了吕氏一族,处死了少帝刘弘,并编造了“安刘必勃”的刘邦遗言。

显而易见,腐败与否不是问题,蛋糕分配才是关键。

其实,许多时候,腐败不仅是维系统治的润滑剂,甚至还是维系社会活力的要件。毕竟,许多按正常程序应该办成、但实际上按正常程序永远也办不成的事情,还可以靠腐败解决。当然,这是另外的话题了,不再展开。(完)

腐败是一切的根源!没有腐败,国力浑厚,百 姓富裕,军 队强劲!那个列强那个外族敢来压迫赶来入侵?没有腐败,何来利益集体?又谈何分裂?没有腐败,底层靠打拼靠劳动可以皇冠娱乐网可以又出头之日,干嘛要 造 反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22:05:23
273
6
来自:保密
注册:2017-06-12
发帖:0+2034
腐败源自人的天性贪婪。而中国特有的集权制度一直是这种腐败的天然温床。千里做官只为财啊。但是楼主到底想坚持什么观点?对百姓而言哪家坐天下其实从来不是问题,哪怕是被异族统治都行,而至于上层的反腐其实哪一次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。他们清楚的很,反腐只是一个不错的手段,但从来不是目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22:17:26
933
50
来自:皇冠现金
注册:2013-08-13
发帖:0+1935

废话,CCAV天天反腐打虎,还用你说。。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22:20:36
364
1
来自:皇冠现金
注册:2016-02-01
发帖:260+1196

楼主说的对,千年之前的王佐也是这么说的。腐败只要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就没事。现在的所谓反腐,说直接就是集团公司内的权利利益再分配的手段而已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22:23:50
339
0
来自:皇冠现金.浦东新
注册:2018-05-05
发帖:2+1042

严重腐败就是类似艾滋 然后你表示艾滋病毒并不会搞死人的 确实艾滋病毒不是直接搞死人的 而且还有潜伏期 


艾滋是把免疫系统破坏掉 然后得各种病死人 懂了吗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22:25:52
3210
61
来自:皇冠现金
注册:2001-05-23
发帖:396+15717

谈腐败之前,先定义一下什么叫腐败

不然一点意义都没有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生气,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念念不忘旧仇的人,伤口是难以愈合的 明天的事情,后天再想 ------My Heart goes Boum Boum Boum
2019-04-03 22:28:00
891
48
来自:皇冠现金
注册:2009-01-08
发帖:85+5701

楼主想钓鱼抓人吗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123
2019-04-03 22:28:52
278
3
来自:保密
注册:2017-02-11
发帖:680+1960

DROID4[DROID4] 9楼

严重腐败就是类似艾滋 然后你表示艾滋病毒并不会搞死人的 确实艾滋病毒不是直接搞死人的 而且还有潜伏期 


艾滋是把免疫系统破坏掉 然后得各种病死人 懂了吗?

这个比喻好形象啊!说得透彻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22:53:51
252
0
来自:保密
注册:2018-05-30
发帖:0+30
有道理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23:15:58
2586
229
来自:皇冠现金
注册:2001-08-04
发帖:41+65665

D.Trump[GodBlessAmerica] 楼主

在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中,键入“腐败亡国”四个字,可以得到360万条结果。

这是中国人关于历史的一种信仰。

遗憾的是,这种信仰不过是一厢情愿。在中国帝制史(这是本文的论述前提,划个重点)上,并无任何一个政权的覆灭,是贪污腐败所致。

尽管翻检史料,可以在每一个覆灭了的帝制政权身上,找到海量证据来证明它其实非常非常贪腐,但草民们也须明白:

中国帝制政权的公权力,从来都是毫无制度性约束可言的,至多不过是朝堂上几个讲良心的臣子在徒劳无功地切谏。非常非常贪腐,本就是这些帝制政权它自诞生之日起,就有的一种常态。所谓“王朝初期政治清明少有腐败,王朝末期政治昏暗贪腐横行”,其实只是错觉。

可以举个例子。

西汉初年的“文景之治”,给人的印象,算得上“政治清明”了吧?

其实不然。

当日,军功集团随刘邦蜂拥入城,几乎全面占据了郡国守相、郡县令长之职。这些人,向下掠夺民脂民膏;向上则贪墨朝廷赋税。出生入死的老兄弟,霸占些民财,抢几个民女,朝廷并不在意。萧何作为一号功臣,带头“贱强买民田宅数千万”,刘邦的反应是“大悦”,毕竟,老兄弟追求物质享受,对皇权而言是大好事。但追求过了头,将手脚伸到了朝廷的袋子里,长安就不乐意了。

所以,惠帝三年,吕后搞了个新制度,派御史到地方上去监察,专门打击贪污挪用朝廷财富的老兄弟;文帝上台,又搞了新法律,要对那些“守县官财物”却监守自盗之人处以死刑(张家山汉简里记载的“醴阳令恢”,就是一位拥有左庶长之爵的军功吏,他的罪行是与小吏合谋盗取公家之米)。

长安的东西都敢侵吞,底层草民那点脂膏的命运,自然可想而知。于是,在景帝的谕旨里,就留下了“吏以货赂为市,渔夺百姓,侵牟万民”这样的时代描述(见景帝《令二千石修职诏》)。

关于汉初民生的概况,贾谊给文帝的奏疏里,有很直接的总结。他说:

 “汉之为汉几四十岁矣,公私之积,犹可哀痛也。故失时不雨,民且狼顾矣。岁恶不入,请卖爵鬻子,既或闻耳矣。”(《汉书·食货志上》)

大意是:建国四十年了,长安的国库是空的,民间也没有积蓄。气候失调、雨水失常,百姓就要饿肚子,就要逃荒,就要卖儿卖女。

这显然要比“文景之治”这类后世史家奉送的高帽更加可信。毕竟,贾谊不会在给文帝的奏折里,恶意攻击、贬低本朝的执政成绩。

说到底,之所以会有“王朝初期政治清明少有腐败”这种错误印象,还是因为忘了“权力导致腐败,绝对的权力绝对地导致腐败”这条客观规律。该规律的成立,和王朝初期、王朝末期,没有任何关系。

还以“文景之治”为例。

西汉初年的国策,是“非军功者不侯”,亦即最大限度地保障老兄弟们的政治地位。所以,军功老臣长期把持着长安朝廷——第一位非军功出身、亦非军功二代出身的丞相,要到景帝末期才出现;军功吏卒则长期把持着地方基层政权——如汉儒朱浮所总结的那样,“大汉之兴,亦累功效,吏皆积久,养老于官,至名子孙,因为氏姓”,做地方官的军功吏卒,要在职位上做到死,自己死了还不算,还要让子孙继承职务,最后干脆把官职名称变成自家姓氏。简而言之,最大限度保障老兄弟和老兄弟的后代们坐天下。

这种权力分配制度下,针对草民的体制性腐败,自然是不受约束的,也自然是要泛滥成灾的。吕后也好,文帝也罢,他们出来反腐,并不是要为民请命,而是重建蛋糕的分配原则,那些该送往长安的,老兄弟们必须按规矩送往长安。

既然不受制约的、针对草民的制度性贪腐,是中国帝制政权自诞生之日起就有的常态,“腐败亡国”之说,自然也就不能成立了。

真正的亡国原因,应该是变量,而非常量。

这些变量,在不同的帝制王朝,呈现出不同的形态。但总结起来,无非三条:

 (1)外敌的压迫或者入侵;

 (2)内部利益集团发生分裂。

 (3)底层民众脱离原子化状态,变成有组织的力量。

第三点实际上很难做到。比如,清廷的灭亡,主要是亡在了前两点——庚子年,朝廷操弄义和团,引致八国联军入侵,以慈禧为首的最高决策层仓皇西遁,中央政府的威望一落千丈,这是“外敌的压迫或者入侵”;朝廷希望借“日式立宪”,从地方督抚手里收回财权、人事权、司法权、外交权、行政权乃至兵权,地方督抚希望借“英式立宪”,将自己手里的财权、人事权、司法权、外交权、行政权乃至兵权合法化,这是“内部利益集团发生分裂”。(参考前文:“清廷为何会灭亡”的一点技术分析)

只有当这些变量充分酝酿并出现之后,腐败才可能成为一种批判的武器。但它也只是一种用于文宣的批判武器,对帝制王朝的局势走向,并无实质意义。

而在上述变量未出现之时,腐败其实是一种维系统治的润滑剂。

比如,四十多年前,北方的勃老师及其家属以贪污腐败著称,“几乎拥有世界上各种品牌的名车”。但当他步入晚年,出现神经呆滞、记忆丧失、语言困难等症状,对工作感觉很痛苦、要求退休时,却遭到了同僚们的一致反对。甚至于勃老师的老年痴呆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外交工作——74岁那年,他出访哈萨克斯坦,刚刚落座与人握手,就告别离场(他的失忆症让他错以为自己的访问已经结束),他的同僚们也不允许他退休。因为在他执政的时期,这些位同僚们的平均在职年龄,可以高达70.4岁(1980),基于“一种共同的需要”,勃老师不能退休,直到他因出席某次大型户外活动,在11月的广场****台站立长达3个小时,并于3天后去世。

与之相反的例子,则是斯老师。他搞了一套“官职等级名录”,把谁能腐败、能腐败多少的权力,都收在自己手中。结果,当他疾病发作,他的同僚们一致选择坐视他浸泡在自己的尿液中慢慢耗尽生命。后来的赫老师,上位后先是大降干部工资,继而又取消“钱袋制度”,得罪了同僚,得罪了300万“等级名录阶层”,也只好黯然下台。

西汉初年的故事,也是相似的情节。

惠帝在朝堂上责备曹参,说你做了丞相,怎么什么事情都不做?曹参反问:陛下你和高帝相比如何?惠帝只好说“不如”,曹参说:对啊,陛下你不如高帝,我也不如萧何,他们定下的政策,你我自然不应该去变更,我当然是“萧规曹随”,什么事都不做。这个什么事都不做,其实就是不要碰既定的蛋糕分配机制,包括了不要借腐败问题来改变蛋糕分配的比例。

这是曹参作为一个军功老臣的自觉。进长安之前,继任的齐相问曹参:您老人家要走了,有什么嘱咐我的没有?曹参说:别的没有,就是别去整顿那个“狱市”(这是个什么玩意,学术界很多争论,我也没搞懂)。那里头欺行霸市、强买强卖、囤积居奇,什么坏人都有。你别整顿,随他们去,否则,“奸人安所容乎?”简而言之,坏人的蛋糕虽然是不法所得,但你别乱碰,碰了要出事。

碰了要出什么事?当然是要命的大事。当吕后晚年试图改变蛋糕的分配,打破军功老臣对国家行政权力的垄断(以拥有军功之臣和外戚双重身份的吕产为相),军功集团进行了坚决的反击。在陈平和周勃的秘密串联下,他们趁着吕后新丧,血洗了吕氏一族,处死了少帝刘弘,并编造了“安刘必勃”的刘邦遗言。

显而易见,腐败与否不是问题,蛋糕分配才是关键。

其实,许多时候,腐败不仅是维系统治的润滑剂,甚至还是维系社会活力的要件。毕竟,许多按正常程序应该办成、但实际上按正常程序永远也办不成的事情,还可以靠腐败解决。当然,这是另外的话题了,不再展开。(完)

laikanrena[laikanrenao] 4楼

腐败是一切的根源!没有腐败,国力浑厚,百 姓富裕,军 队强劲!那个列强那个外族敢来压迫赶来入侵?没有腐败,何来利益集体?又谈何分裂?没有腐败,底层靠打拼靠劳动可以皇冠娱乐网可以又出头之日,干嘛要 造 反?

五十年前中国腐败很少的 但是没人肯拼命工作 中国物资奇缺 老百姓饿死无数 还是会有人要揭竿而起的 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23:31:13
2586
229
来自:皇冠现金
注册:2001-08-04
发帖:41+65666

DROID4[DROID4] 9楼

严重腐败就是类似艾滋 然后你表示艾滋病毒并不会搞死人的 确实艾滋病毒不是直接搞死人的 而且还有潜伏期 


艾滋是把免疫系统破坏掉 然后得各种病死人 懂了吗?

nirewoooo[nirewoooo] 12楼

这个比喻好形象啊!说得透彻。

这个说法不对的 经济学上良民花一万元消费 和贪官花一万元消费 对经济发展的推动力是一样的 经济规律是很客观的 不会管消费来自良民还是贪官 关键经济发展要好 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23:32:40
2586
229
来自:皇冠现金
注册:2001-08-04
发帖:41+65667

Eastland[Eastland] 10楼

谈腐败之前,先定义一下什么叫腐败

不然一点意义都没有

很简单的 腐败就是权钱交易 比如我有权决定在哪条路上造地铁 你身价千亿 皇冠现金几十条路上有你的店铺和大楼 你给我几亿 我尽量让地铁经过你的店铺和大楼 你店铺和大楼租金大幅上涨 我拿你几个亿算什么 你一年就赚回来了 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23:36:49
516
0
来自:保密
注册:2017-12-05
发帖:2+1268

Eastland[Eastland] 10楼

谈腐败之前,先定义一下什么叫腐败

不然一点意义都没有

安迪[andelice] 16楼

很简单的 腐败就是权钱交易 比如我有权决定在哪条路上造地铁 你身价千亿 皇冠现金几十条路上有你的店铺和大楼 你给我几亿 我尽量让地铁经过你的店铺和大楼 你店铺和大楼租金大幅上涨 我拿你几个亿算什么 你一年就赚回来了 

这么定义的话全世界没有不腐败的了。美国还有司法交易的,你犯了罪,如果能咬出后台大老板,作证指控拉下****,检方可以从轻起诉,法院可以从轻发落。咬出的后台越大,处理就越轻。

照你这么理解,美国司法腐败透顶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...
2019-04-03 23:55:43
x
引用20楼@ 特雷西00 发表的:

首先,请你以一种,团成一个团的姿势,然后,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,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,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首先,请你以一种,团成一个团的姿势,然后,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,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,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

回复主题 返回kds皇冠娱乐网
主题: 腐败亡国真的只是一种想象 (大象公会)
热门文章排行
  1. 本周
  2. 本月
热门产品排行
  1. 本周
  2. 本月
房车头条
  • 扫描关注官方微信
  • 扫描下载客户端

短信

x
收信人:
内容:
插入:  发送 
  • 默认

帖子奖分

奖分者: ( )

得分者:

奖励分值:您今日还有 3 点分值可以奖励 [ 20 点奖分可自动换取 1 点PP]

看不清楚吗?点击更换一张

请输入4位有相同表情的数字

验证码:看不清楚吗?点击更换一张

奖分理由:

删除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当事人要求删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理由:

扣除hp值:

皇冠娱乐网警务室

用户反馈

        

内容:

已报名参加的人员: